2020-08-21 KKR再现募资神话:3个月160亿美元,史上最大亚洲PE基金诞生

本文来自合作媒体:投中网(ID:China-Venture),作者:柴佳音。鸿运国际经授权发布。

“一切都失去了控制。”《纽约时报》报道称。

1987年10月19日,华尔街经历了一场极为罕见的股灾,比尔·盖茨当日损失39.45亿美元。许多百万富翁一夜之间沦为贫民,银行破产,工厂关门,企业裁员,人心惶惶。

就在那时,一大批“野蛮人”走到了上市公司的门口。

在这个故事中,以310亿美元收购雷诺兹-纳贝斯克集团的KKR(Kohlberg Kravis Roberts & Co. L.P.),完成了“史上最强悍的资本收购”,因而被称为“华尔街收购之王”及“门口的野蛮人”。从此,KKR以光芒万丈的姿态登上历史舞台,一举开创了一个名为“杠杆收购”的全新时代。

时隔33年,这一在华尔街掀起风暴的“野蛮人”,在亚洲资本市场,创下了历史。

近期,KKR在2020年Q2财报中宣布,其亚洲四期基金(KKR Asian Fund IV)的阶段性募集成功:截至2020年7月,该基金规模高达107亿美元,已超过高瓴资本四期基金(Hillhouse Fund IV)在2018年创下的106亿美元募资纪录。

亚洲史上最大的一只PE基金,由此诞生。

巨头效应:3个月募资160亿美元

KKR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其资产管理规模已高达2218亿美元。

仅在2020年Q2单季度内,KKR新筹集的资金便超160亿美元,创下了KKR的季度募资记录。KKR对此解释称,“首先,KKR亚洲私募股权战略、私人信贷和杠杆信贷战略以及基础设施和房地产策略为我们提供了助力;其次,私人和公共市场投资组合实现了价值升值。”

KKR资产管理规模及新基金募集情况(来源:KKR财报)

其中,亚洲四期基金(KKR Asian Fund IV)的募集,为KKR本季度的募资重心所在。

《商业内幕》曾引援知情人士报道称,KKR于2020年年初便发起了亚洲四期基金(KKR Asian Fund IV)125亿美元的募资。若该消息属实,按照KKR目前的财报数据来看,其募资尚未完全完成,仍有15%左右的份额剩余。

但即便如此,该基金依旧为目前规模最大的亚洲PE基金。

有趣的是,此次被KKR超越的高瓴资本四期基金在完成募资前,亚洲史上最大的一只PE基金正是KKR旗下的亚洲三期基金,其募集总额为93亿美元。如今,两家PE巨头相互打破对方创下的记录,为未来亚洲PE基金的募集留下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目前,KKR的业务已拓展到PE投资、能源、基础设施、房地产和信贷等多元领域。但是,PE始终为KKR的业务重心所在,其公允价值(Fair Value)在KKR总体业务的占比高达69%。

KKR业务板块及公允价值占比(来源:KKR财报)

整体来看,在营收方面,截至2020年6月30日,KKR营收为13.32亿美元,同比增长12.89%;净利润为6.99亿美元,同比增长35.82%;每股收益为1.25美元,去年同期每股收益为0.94美元。

其中,KKR的营收主要来源于两大类:管理费(Management Fees)和投资收益(Carried Interest)。

KKR营收情况(来源:KKR财报)

值得一提的是,KKR在2020年Q2的投资收益高达3.55亿美元,在总收入中占比达到近40%,甚至高于管理费收入,这与国内目前的多数VC/PE大相径庭。

“杠杆收购”开路者:手握17只PE及成长性基金

作为全球历史最悠久的PE机构之一,KKR的创立一度被认为是PE出现的标志。

故事开始于1976年。彼时,科尔伯格(Jerry Kohlberg)、罗伯茨(George Roberts)和克拉维斯(Harry Kravis)三人共同创立了KKR,KKR公司名字便取自三人的姓氏首字母。

其实,早在20世纪60年代,科尔伯格就敏锐地察觉了杠杆收购的投资机会。当时,很多盈利稳定的小企业主到了退休的年纪,希望把公司卖掉的同时还能控制公司的经营。

由于这些企业业绩良好,科尔伯格大胆通过借债凑齐资金来收购这些企业,但把经营权留给业主们,这就开启了杠杆收购的先河。

通常在收购后几年,企业盈利就足以偿还收购时欠下的债务,科尔伯格“四两拨千斤”,没花多少钱买下了一个赚钱的企业,资本回报率极高。

1987年10月19日,纽交所经历了有史以来最黑暗的一天:道琼斯下跌508点,跌幅高达22%,一天总市值蒸发超5000亿美元,相当于当时美国国民生产总值的1/8。

股价突然暴跌,却给了锁定纳贝斯克集团(当时美国的巨型公司,业务范围为烟草和食品)两年之久的KKR一个最好的机会。

彼时,克拉维斯致电纳贝斯克总裁约翰逊(Rose Johnson),表示纳贝斯克的价值应该在100美元左右,并称愿意和纳贝斯克管理层一起收购纳贝斯克。

约翰逊拒绝了他的提议。

联合了美国运通(American Express)和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约翰逊设计了一套属于自己收购方案。几天之后,约翰逊代表管理层,对外公开报价75美元(时价53美元),发起了收购战。

克拉维斯毫不犹豫地加入了收购战,随即出价90美元,展开并购。

双方你来我往,价格不断攀升。最后,克拉维斯一次性将价格提高到106美元,约翰逊黯然宣布退出竞争。经过六周的拉锯战,克拉维斯最后以109美元的价格赢得了收购战,纳贝斯克收购案交易规模高达250亿美元,是当时全球最大的收购案。

从此,KKR一举成名。

然而,杠杆收购风险很高,一旦收购后企业利润下滑,就会面临巨大债务。

KKR必须要尽快获利。于是,KKR又首创了管理层收购(Management Buyout,即MBO),即在收购后赋予目标公司管理层极大的自主权,通过股权激励团队创造业绩。此后,KKR不断拓展赛道,在全世界范围内出手频频。

截至目前,这个以杠杆收购(LBO)和管理层收购(MBO)闻名的巨头共管理着17只PE及成长性基金。

KKR旗下基金情况(来源:KKR财报)

在KKR的投资模式中,有两个要点至关重要:一是寻求价值低估、低市盈率的收购对象;二是创造足够的现金流,未来的现金流足以偿还债务又不至于影响公司生产经营。

对此,KKR曾表示,最好的投资机构并非是在市场最热的时候表现出彩,而是即使在市场差的时候仍能获得稳定回报。

疫情“抄底”:已投出180亿美元,在亚洲出手4次

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肆虐,大量优质资产估值受到重挫,这也成为了PE巨头们“捡便宜”的好时机。

近期,KKR一直在全球范围内大举收购。

但是,对于不同地区,KKR所覆盖的赛道不尽相同。但是,整体来看,金融服务、医疗健康、消费零售、TMT均为KKR所关注的重点领域所在。

KKR在不同地区投资赛道(来源:KKR官网)

公开资料显示,自2020年2月底以来,KKR已投出180亿美元来“抄底”疫情期间估值位于谷底的公司,如Coty美容部门及西班牙电信提供商MasMovil等。

KKR最近的一次“大手笔”出手,发生在一个月前。

2020年7月8日,KKR宣布收购退休和人寿保险公司环球大西洋金融集团(Global Atlantic Financial Group Limited)。此次收购预计将于2021年初完成,但尚需获得监管机构的批准以及某些其他惯例成交条件。

据了解,环球大西洋金融集团在2004年由高盛集团成立,2013年其与高盛分离后独立运营。自成立以来,环球大西洋金融集团一直通过积极的收购策略实现自身业务的扩张。

截至目前,该公司已完成了20项再保险交易,涉及资产约270亿美元。KKR则表示,计划该公司将继续通过并购建立业务。截至2020年3月31日,该公司旗下保险客户超200万,其管理的年金和人寿保险等资产规模近700亿美元。

KKR在彼时的公告中表示,根据交易条款,KKR将以截至交易完成日环球大西洋金融集团的账面值,以及部分股东股权展期作为参考基础,落实最终作价。

随着该笔交易的完成,KKR的资产管理规模也将至少增长三分之一,预计其资产规模将增加至2790亿美元。

这也将使KKR所拥有的“永久资本”大幅度提高——环球大西洋金融集团为其带来的资产也是私募股权机构所珍视的“永久资本”,管理人不需要在几年内归还给投资者收益。

正如KKR联合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约瑟夫·贝(Joseph Bae)和斯科特·纳塔尔(Scott Nuttall)所述,“这项交易对KKR具有高度战略意义。它有效扩大了我们的‘永久资本’基础,进一步提升了我们的业务规模,并实现了业务的多元化。”

值得一提的是,在亚洲地区,KKR也甚为活跃。2020年以来,KKR已经宣布了4项收购,包括以15亿美元入股印度信实工业公司(Reliance Industries Ltd.)的数字平台业务等。

重仓中国:已投字节跳动等明星项目,加入社区团购“资本混战”

一直以来,KKR都是亚洲地区最活跃的海外PE之一。

2005年,KKR在中国香港建立办公室,迈出了进入亚洲市场的步伐。截至目前,KKR在亚洲共有5只基金:首只亚洲基金、亚洲二期基金、亚洲三期基金、亚洲四期基金及中国成长基金,资金规模分别为40亿美元、60亿美元、93亿美元、107亿美元和10亿美元。

对于中国这一海外PE关注度颇高的亚洲市场,KKR联合总裁兼首席运营官约瑟夫·贝(Joseph Bae)曾表示,未来中国资产管理业务会迎来极大增长。为此,KKR希望把公司在美国的所有产品线都带到中国来。

根据约瑟夫·贝的描绘,10年后,“KKR在中国的资产管理业务不会小于在北美的资产管理业务。”

实际上,即使在中国A股市场的低潮期,KKR也曾精准出手买进海尔、圣农发展,近些年又投出了“当红炸子鸡”字节跳动和火花思维等。

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至目前,KKR在中国的已投项目数量达19例,覆盖赛道包括消费、互联网、医疗、教育、农业等。

尤其在食品生鲜领域,KKR在中国的投资动作颇多:2019年7月,KKR投资社区团购平台“兴盛优选”;2017年3月,KKR投资宠物食品制造商乖宝宠物食品集团;2016年3月,KKR和阿里巴巴联合注资了生鲜电商易果生鲜的C轮融资。此前,KKR还投资了多家食品公司,包括水产饲料生产企业粤海饲料集团、现代牧业、亚洲牧业、中粮肉食和圣农发展。

KKR中国投资情况(来源:CVSource投中数据)

2020年7月,有媒体爆料称,社区团购平台“兴盛优选”将完成C+轮融资,金额约8亿美元,老股东KKR再次领投,腾讯、红杉中国、天一资本等跟投。对此消息,截至发稿,KKR尚未回应。

值得一提的是,在中国,KKR所押注的社区团购赛道,经历了2019年的大洗牌后,在疫情后迎来了“资本井喷”。

2020年6月10日,同程生活宣布完成2亿美元C轮融资:JOYY欢聚集团领投1亿美元,亦联资本、君联资本、贝塔斯曼亚洲投资基金(BAI)等机构追加跟投。2020年7月29日,“十荟团”宣布完成8000万美元C2轮融资:鼎晖投资领投,GGV纪源资本、渶策资本、民银国际跟投。

在“资本混战”下,GGV纪源资本管理合伙人徐炳东曾提到,其看好社区拼团带来的创新与效率提升。

就商业逻辑而言,金沙江创投主管合伙人朱啸虎表示,社区团购几乎不用花钱获客,让团长在本地获客,再最后进行分发,让部分的利益给团长。这个经济模式很容易算账,而且尤其是对二三线城市的顾客来说有吸引力。

这场混战的终局尚未明晰。但是,可以确定的是:诸如社区团购的“下沉模式”,对于KKR等素来“高高在上”的海外PE巨头的吸引力正在显现。

不知本土VC/PE可曾料到,中国二三线城市,有一天也会响起华尔街“野蛮人”的叩门声。

Any Queries? Ask us a question at +0000000000

互联网A轮后 | 鸿运国际国际娱乐 互联网A轮后 | 鸿运国际游戏中心 互联网A轮后 | 鸿运国际【注册大厅】 互联网A轮后 | 鸿运国际官网首页 互联网A轮后 | 鸿运国际官方唯一网站